老婆请领导在我家过夜 领导来家做客我干了她

编辑:爱尚女性06-18绝密隐私
字体:
文章简介:所为的领导并非只是上司,而是带领你的所有人。比喻:学游泳教练就是你的领导;跟着朋友学习某一项技术朋友就是你的领导。
  在与领导相处的时候,你有没有遇见这种情况:他经常会
所为的领导并非只是上司,而是带领你的所有人。比喻:学游泳教练就是你的领导;跟着朋友学习某一项技术朋友就是你的领导。
  在与领导相处的时候,你有没有遇见这种情况:他经常会说:“有什么不懂得,不好决定的一定要问我”然而当你请示他的时候他可能会说:“这点小事也来问我,你是干什么的,自己不会看着办了”于是你就不请示领导了,按照自己的决定把事情做了之后。他可能又会说:“谁让你这么干的,这事没问我你也敢私自做”。相信我们都会碰到过这种事情吧!(文/江孝良)
  每次遇到这种事情,我们内心是不是很气愤了,是不是感觉很无奈,很无助了。觉得我怎么摊上这种领导了,天底下怎么还有这号人了。心理一定在想:“你到底要我怎么样,问你吧你也说,不问你吧你也说”或许很多时候我们还会把这句话藱n隼矗晕斓蓟岢腥献约旱拇砦螅獠恢拥纳�“怎么,做错了事,还有理了,不该问的问,该问的不问,做事情都不动脑筋”听完这话我们一定会感觉更加的委屈,通常我们还会来这么一句:“那你到说清楚什么事情该问,什么事情不该问”结果当然不会得到我们满意的回复了,领导一定会说:“你长脑袋是干什么的,自己不会想啊!”
  那这样的情况到底是谁的错了,是领导的错吗?是领导无故的刁难吗?当然不是了,但很多人一定认为是,一定认为他根本就不配做领导。之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但后来我慢慢的发现,几乎所有的领导都是这个样子,所以问题一定不会出在领导的身上,而是在我们自己身上,因为不可能天下所有的领导都有问题,而唯独我们自己没有问题。
  和领导相处我们必须要时刻的做好自我反省,如果老是觉得自己很无奈,很无助,很无辜,很倒霉,这样的话我们把太多的时间,太多的精力都花费在感慨自己的遭遇,抱怨自己的领导,那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吗?还有时间去学习吗?怎么进步了。这不是得不偿失吗?所以遇到任何事情,我们必须从自己身上找问题,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解决问题,提升能力上,绝对不能让抱怨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。
  我们不妨来假设一下,如果有两个人,一个人面对领导的责骂,有得只是抱怨,事情没做好把所有的问题,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领导身上,认为他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自己的领导,根本就没有一点领导能力,我们把这个人称为:“A”。另一个人了,面对领导的责骂,虚心的接受,静心的对待,第一时间去寻找如何解决问题的方法,认认真真的把事情做好,做到领导满意为止。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,积累的经验越来越多了,办事的效率也就越来越高,随之被领导责骂的次数越来越少,因此对自己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大,做事情越来越从容。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。我们把第二个人称为:“B”A和B最终的命运,相信我们都能猜得到,A这一辈子永远只会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,用他的一生去证明自己倒霉,去证明自己没有遇上好的领导!在他自己的逻辑里这完全是正确的,因为自己终其一生都没有出息过,所以自己的所有领导都有问题,都没有把自己领导好,所以自己才会这样,不然自己也能干出一番事业。
  B很快就会小有成就,因为他没有抱怨,总是从自己身上找问题,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我提升上,结果自己慢慢的变得更加优秀。这样在他的逻辑里,他也是对的。
 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,再看那句话:“什么事情该问,什么事情不该问”其实领导说的没错,这事没有统一的标准,谁也没法告诉你,因为很多事情都是临场变化的,不可能都是机械化的统一标准,就比如说日出日落,虽然每天都有,但每天的时间绝对都会有微妙的变化。很多事情必须要根据当下的实际情况而定,所以领导根本就无法提前告诉你。这个只能是提升经验,尽力的去做好。
 其实说起来也简单,我们认为自己能做好的就不请示,认为自己不能做好的就请示。而每个人的人生阅历思维境界不一样,因此就会产生一定的偏差。有得时候我们认为自己能做好的,而在领导看来我们并没有做好;有得时候我们认为不能做好的,而在领导眼中这个是我们必须得做好的。
  这样的偏差永远都不会重合,我们只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缩小这个偏差,无限的去接近领导的思维境界,因为他之所以能成为你的领导,在某些方面的思维境界觉得不比我们低。但是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的领导就是不如自己,就是阻碍的自己的发展,那处理起来更简单,直接离开他重新寻找领导,没有什么抱怨,也不要觉得无辜,因为终其原因只是我们自己选错了领导而已。
老婆请领导在我家过夜 领导来家做客我干了她
老婆请领导在我家过夜 领导来家做客我干了她
  与领导相处不应该有抱怨,有的只是自我反省,应该把精力都集中在提升自身的能力上,这于自己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。
  办公室领导要去洛阳出差半个月。临走前,她拜托我,每隔一两天要给她养在办公室里的花花草草浇浇水,有空把它们拎到太阳下让它们晒晒阳光。她是个爱花草的人,办公室因为有她,所以绿意盎然,生机无限。
  领导交代的事,无论是工作上的还是工作外的,都是大事!我当即点头应允,答应一定会照顾地好好得。她笑嘻嘻地放放心心去赶高铁了。
  半个月后,她风尘仆仆地回来,兴高采烈地走进了办公室。刚一落座,桌上的一盆小黄杨吸引住了她的目光,她的脸色“刷”的一下晴转多云。
  “壮壮,你没帮我浇水吗?都蔫了!”她焦急地向我问道。
  我心里一紧,也没多想,直接答道:“没有啊!”
  “一次也没交吗?”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,不甘心地继续问道。